杂食 欢迎扩企鹅

© Cenmo-三御
Powered by LOFTER

[JayTim]Over here

我不会写文我不会写文我不会写文
一直很想写23可就怕写不好qvq,再说我本来就不是写文的料
这段好像略偏向Tim中心了:D 下一张是偏向jason的大概
设定是重启前

*漫画补的不多 所以OOC和bug注意
不喜误入

正文☞



Tim Drake给自己立了个flag,他曾发誓今晚一定能将这些文件处理完。
他疲惫的伸了个懒腰,打了个哈气,迷糊的瞅了一眼电脑右下角的时钟,已经快两点了,这对日常熬夜的Tim来说并不算什么。可这次,咖啡因并没有在他体内发挥太大的用处,这使他很苦恼。他甚至觉得只要现在安静的闭上眼睛,5秒之内他就能睡着。
这样的生活已经苦苦持续了一个礼拜,也许真的是时候让自己好好休息一下了。
然后他选择了放弃,合上笔记本电脑乏力的站了起来,就在同时他听见了一些声音,像是易拉罐落在地上,清脆响亮。
他大概有超过4个小时没听见除自己手指敲打键盘和扲圆珠笔的声音了,接着他好奇的去寻找声音的根源。
Tim恍惚的走下台阶,他看见圆桌上摆着一个十分眼熟又显眼的红色头罩
“jay?”他抬起眼睛 叫了声物品主人的名字。他看见jason背对着自己在冰箱里翻些什么。
“睡不着?”jason认出了声音,没有回头,随后又手怀很多罐啤酒,侧过身用肩膀小心翼翼的推上冰箱门
“正好相反,我认为你不该喝那么多”
“look,我还不想被一个咖啡怪人说教,鸟宝..WOW..你看起来糟透了”他转过身看着Tim的脸,露出了一个略微感慨的表情
“我猜也是”
“我估计你已经好几天没怎么睡了”
“一周”他耸耸肩
“我不明白早睡早起对你来说有多难”jason将啤酒一口气全都摊在桌上,然后顺手打开一罐爽快的往嘴里灌。
“那是工作,jay,最近要调查的事情太多了....”他边说边抬起手捏了捏眉心
“你知道,有时候你只需要说一声,我们都乐意帮你,尤其是Dick,他最爱管闲事。”
“那是我自己的事情,我自己能处理”
“我可看不出来,我认为你是时候改改你那顽固的孩子气了”他仰头将最后一口啤酒倒入口中咽下,打了个舒服的响隔
对此Tim只能翻个白眼“我不是个孩子,jay,我已经17了”
“你就是,鸟宝宝,所以现在赶紧到床上然后睡觉”
“我知道,不需要你来命.....令...”
“Tim?”
身体失去平衡,意识逐渐被黑暗吞没,但是Tim感觉到,在他倒下的最后一刻并没有摔倒在地上,而是有人扶住了他。
按常理说,Tim的近期睡眠时间已经是正常人最少睡眠的极限了,他一周的睡眠时间加起来甚至没有超过12小时。再加上给自己的身体摄入过量咖啡因,这样下去迟早要垮掉。也许他应该庆幸这次只是晕倒而不是猝死。

醒来的时候身下是柔软的床,Tim尝试睁开眼睛,眼皮外并没有刺眼的灯光或阳光,他晃动着脑袋,直到意识完清晰来后他试着让自己坐起来,当头离开枕头的一瞬间 他感觉脑袋沉的像有块铁石。
自己好像睡了很久,窗帘是拉着的,窗外是黑夜。 这里十分昏暗,门缝外透出的白光是这个是整个房间唯一的光源。虽然很微薄但足以让Tim看清四周。
他努力回想了他昏倒前发生的事情,排除被勒索的可能性,他现在所在的应该是他的前一代跟班 jason Todd的家里。怀着这个可能性,他摇摇晃晃的走到有光亮漏进的门前,并打开了它
突如其来的强光让他不得不眯起眼睛
坐在沙发上的人听到动静猛的转头看了他一眼,视线停留了大约2秒
“你睡的跟死了一样”他关掉电视"希望不是我吵醒的你"
"不是..."他弱弱的说道“我睡了多久...”Tim声音软像要飘起来一样
“现在是1点36分,严格来说你睡了...22个小时”jason看了看墙上的时钟“我以为你会睡到第二天天亮。”
“哈....你不睡吗?”他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气
“不管怎么样我都睡的比你好,鸟宝宝。”jason若无其事的说着顺手拿起一旁的报纸“感觉如何?”
“不能再好了..”当然这是反话,Tim觉得身体不是自己的,自己说的每一句话都像在梦游。
“话说我在哪儿,你的安全屋?”
“明知故问”
“为什么把我带到这里来”他边问边粗略打理了一下他鸟窝一样的头发,就算不照镜子,他也知道现在的自己狼狈的像条野狗。
“你认为我会把一个看起来半死不活的家伙丢在一个没有人的地方?”
这个理由夹杂着jason少许的私心,但是在外人听起来这似乎很恰当,完全能解释为什么自己会睡在jason的安全屋里,所以Tim没有多说什么。
他逐渐适应了灯光,眼睛已经能看清东西了。他扫了一眼房间四周,靠窗的柜子上摆着一些大大小小的花草盆栽。墙边的书柜里放着一些旧杂志和小说,上面放置着一套漂亮的瓷器。一切看起来是那么的完美而有规划。对他来说唯一的违和感就是,它们过于整洁,像是每天都会有人去清理它们。
而这里除了地方主人几乎不会有任何外人进出,看不出jason内心是个那么细心的人
“不可思议..”Tim挑起眉头,像是在参观艺术品一样的打量他的住处。“你就生活在这?”
“怎么了”
“没什么,我是说,这是个不错的地方”
他瞎逛着,觉得下身凉嗖嗖的,他低下头,才发现身上的衣服并不属于自己,并且还没穿裤子。暴露在外面的双腿因离开了温暖的被窝而变的有些冰凉。
他抓起胸前的一些布料抵在鼻前深吸了一口,这个动作几乎是无意识的。而这一幕恰好被jason用余光看到了
“这衣服是你的?”他问道
“以前的,现在小了穿不了”
他不可能自己换衣服,这也就证明着,jason在他失去意识的时候亲自帮他换了衣服。
他变扭的笑了笑
“我可以留着它吗”他又闻了闻
听到这句话的jason是十分震惊的
“我只是随便说说,你不同意也完全没问题”
jason抛开一切古怪的遐想“你要就拿去吧,反正我也穿不下”
“well,谢谢。”Tim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说出这番话,一半可能只是出于玩笑。他只是单纯的觉得这件衣服很好闻,有股淡淡的火药味和洗衣粉的味道,仔细闻还能闻出其中混杂着着的jason的体香,不过只要穿一阵子就会变成自己身上的味道了吧。
他撇到沙发边摆着一叠熟悉的衣服,整齐的叠着“你还帮我洗了衣服?”他捧起了衣服,上面有着和自己身上这件相似的气息,让人安心。
“反正也闲着。”
“听着jay,我真的很感谢...”
“话说你饿不饿”
被jason这么突然打断的Tim终于发现了胃强烈的不适感,而且浑身没力气。他的最后一顿饭大概是在失去意识前的6小时 而且还没有吃太饱,因为这会影响到他的大脑运转速度和思考。之后又断断续续吃了一些巧克力和咖啡,除此之外就进食过任何东西了。
他沉思了一会,轻轻点头“有点..”

jason哗啦一下合上报纸,然后站了起来
“呆这别动”
“你要去那儿”
“厨房,煮粥,那里有遥控器,你无聊的话可以看会电视”
“需要帮忙吗”
“你又能帮什么”
他看着jason的背影走进拐角,走到自己看不见的地方。
Tim仍然站在那,他不解的皱起眉头,然后得出一个结论,今天的jason很奇怪。

TBC.

我是属于想到什么就写什么 所以如果断后续也没什么奇怪的:(你

评论 ( 2 )
热度 ( 26 )